尤溪新聞網,從這里看尤溪
尤溪新聞網標志

文學

池塘
那時候,我很幼小,正是天真爛漫的孩子,父親在一次運動中死了,母親卻撇下我,出門走了別家。孤零零的我,就被祖母接到了鄉下的老家。祖母已經年邁,眼花得不能挑針,終日忙著為人洗衣,小棒槌就在捶布石上咣當咣當...
2020-02-03
落葉
窗外,有一棵法桐,樣子并不大的,春天的日子里,它長滿了葉子。枝根的,綠得深,枝梢的,綠得淺;雖然對列相間而生,一片和一片不相同,姿態也各有別。沒風的時候,顯得很豐滿,嬌嫩而端莊的模樣。一早一晚的斜風里...
2020-02-03
云雀
小小的時候,我眼見過一個奇妙的現象,便不敢忘去;一直到現在,我已是垂垂暮年了,但仍還百思不得其解呢。我們的隔壁,是住著一位老頭的。他極能養鳥,門前的木架上,吊下各式各樣的鳥籠,里邊住著云雀、綠嘴、畫眉...
2020-02-02
一棵小桃樹
我常常想要給我的小桃樹寫點文章,但卻終沒有寫就一個字來。是我太愛憐它嗎?是我愛憐得無所謂了嗎?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緣故,只是常常自個兒懺悔,自個兒安慰,說:我是該給它寫點什么了呢。今天的黃昏,雨下得這般...
2020-02-02
天上的星星
大人們快活了,對我們就親近,雖然那是為了使他們更快活,我們也樂意呢;但是,他們煩惱了,卻要隨意罵我們討厭,似乎一切煩惱都要我們負擔,這便是我們做孩子的,千思兒萬想兒,也不曾明白。天擦黑兒,我們才在家捉...
2020-02-01
中夜鐘聲
鐘聲斂住又敲散一街的荒涼聽——那圓的一顆顆聲響,直沉下時間靜寂的咽喉。像哭泣,像哀慟,將這僵黑的中夜葬入那永不見曙星的空洞——輕——重……——重——輕……這搖曳的一聲聲,又憑誰的主意把那余剩的憂惶隨著...
2020-02-01
夜航船
一我的書架上有一部明代文學家張岱的《夜航船》。這是一部許多學人查訪終身而不得的書,新近根據寧波天一閣所藏抄本印出。書很厚,書脊顯豁,插在書架上十分醒目。文學界的朋友來寒舍時,常常誤認為是一部新出的長篇...
2020-01-31
深夜里聽到樂聲
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,輕彈著,在這深夜,稠密的悲思。我不禁頰邊泛上了紅,靜聽著,這深夜里弦子的生動。一聲聽從我心底穿過,忒凄涼,我懂得,但我怎能應和?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樣,太薄弱,是人們的美麗的想象。除非...
2020-01-31
一首桃花
桃花,那一樹的嫣紅,像是春說的一句話:朵朵露凝的嬌艷,是一些玲瓏的字眼,一瓣瓣的光致,又是些柔的勻的吐息;含著笑,在有意無意間生姿的顧盼???,——那一顫動在微風里她又留下,淡淡的,那一樹的嫣紅,像是春...
2020-01-30
非正式的公園
濟南的公園似乎沒有引動我描寫它的力量,居然我還想寫那么一兩句;現在我要寫的地方,雖不是公園,可是確比公園強的多,所以——非正式的公園;關于那正式的公園,只好,雖然還想寫那么一兩句,待之將來。這個地方便...
2020-01-30
我在城里工作后,父親便沒有來過,他從學校退休在家,一直照管著我的小女兒。我從前的作品沒有給他寄過,姨前年來,問我是不是寫過一個中篇,說父親聽別人說過,曾去縣上幾個書店、郵局跑了半天去買,但沒有買到。我...
2020-01-29
百畝花田,一季繾綣
花田一片,青紫艷艷。遠天云霞如火,近眸等觀云華。繁華的秋意,驟雨浸潤著溫婉花香,散漫著深情秋厚的秋思。零落蕭疏的況味,流年著似水風流,倜儻臨鳳的玉樹菁云。晨曦中的露水,輕撫著花葉細雨,綿綿纏纏的呢喃著...
2020-01-28
標簽云
熱點圖文
三明新增疑似病例4例 排除...

據省衛健委官網發布的消息,1月30日0—24時,三明市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...

縣長廖金輝到管前、八字橋督導...

31日上午,縣長廖金輝到管前鎮、八字橋鄉,檢查督促疫情防控工作各項處置措...

全力做好留置觀察點工作 確保...

在當前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嚴峻斗爭中,我縣緊緊盯“外防輸入、內...

熱搜排行
虎牙直赚钱